沒有什麼特別的。

Finally(勇/維無差)

滑鼠兒:


  或許生命終有走到這麼一天。

  雖然早有預感,但親眼看見的那一刻還是聽見了世界崩塌的聲音。  看見維克托倒在地上痛得爬不起來,勇利才真正意識到運動員生命的短暫。

  二十九歲了,也該是退休的年紀了......



  令人印象深刻的事件似乎都發生在冬季。

  雪安靜地下著,世界的聲響都被吸入白靄靄的大地中,孤單、寂寞。  心的疼痛似乎不能打止痛針,隱隱的不捨到底是在心疼誰?

  醫院裡人來人往,黑髮的亞洲人在這顯得突兀。雅可夫抱胸安靜地坐在一旁,尤里急躁地走來走去

  而勇利望著手術中的燈號發楞。

  鏡片後的眼睛全是茫然。

  一個禮拜前他被馬卡欽喚醒,迷迷糊糊地走到客廳卻看見維克托抱著膝蓋倒在地上,無聲吶喊。他是刻意不喊出來讓自己聽到的

。  還搞不清楚狀況,勇利急急忙忙處理維克托,將他抱回臥室,給他止痛藥、替他熱敷,在混亂之間他的美好世界正在崩壞。  或許是過得太幸福了,才會忘記過去所有的擔心。


  雖然只有半身麻醉,維克托回到病房被雅可夫罵了一頓後便休息了。  「笨蛋維克托。」病床上的人的髮和臉色就和雪一樣,輕撫戀人美麗的臉龐,日本選手用指腹畫過他

  越來越高的髮線,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老了,他們都老了。

  拿起金戒輕輕套入維克托右手無名指上,護身符又或者是結婚戒指,維克托一定會喜歡浪漫的婚禮。

  維克托膝蓋的舊傷勇利早就知道了,畢竟在他們相識前他因為這個傷停止比賽過一段時間。原以為傷勢復元得還不錯,畢竟之後拿了世錦賽五連霸,但沒想到會在這時候復發。

  也不是沒想到,或許只是剛好時間到了。

  跟維克托一起在冰場上的日子這次真的快要結束了。



  *


  為了避免勇利亞洲冬季奧運與之後的世錦賽受到影響,維克托拜託雅可夫和尤里別把舊傷復發的事告訴日本選手。

  雅可夫早就發現了自己身體的情況,私底下也討論了退役的事......但總是捨不得。

  他這一輩子都奉獻給了冰場,怎能說離開就離開。勇利為他帶來全新的意義,源源不絕得情感與靈感,一想到要是不能繼續在冰場上舞動,便會感到痛苦不已。

  他還想與勇利、尤里、克里斯......所有人一起競技,看著勇利努力追逐自己的模樣、為了彼此的成就而狂喜、與心愛之人一同站在頒獎台上、聽見觀眾為他們歡呼。

  但不管再怎麼小心保養,身體開始叫囂,不僅僅是膝蓋,過去的舊傷們也隱隱約約地疼痛。

  過還希望自己能在冰場上舞動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但現在不能。



  坐在沙發上,維克托看著右手上的戒指,聯繫著讓他願意拋下冰場的人。

  雪靜靜地落下。

  雖還沒對外宣布,但今年的世錦賽勢必要缺席了。
  復健的時間很快就到了,維克托拄著拐杖準備出門復健,沒想到應該應該在俱樂部練習的日本選手居然匆匆忙忙地出現在自己面前。

  「維克托、我們去復健吧。」勇利大口喘息,面紅耳赤滿身大汗,似乎是從冰場一路奔回來。

  他的出現讓維克托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先是愣了一會,接著一股憤怒衝上大腦,說:「這時間你應該要在冰場練習,你回來做什麼?」冬季奧運怎麼?世錦賽怎麼辦?練習的時間那麼重要,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  「帶你去復健啊。」戀人的怒意讓勇利不明所以。

  「復健?」拔高音量,維克托伸手抓住勇利讓他重心不穩跌在地上,剛開完刀的膝蓋又撞了一下,讓他痛得臉色發青,但也抑制不了想要大吼的衝動,「你還要比賽,你回來做什麼?!」他們能競技的時間這麼短,為什麼要回來。

  如果再不抓住機會,就沒有機會了,就會跟他一樣了!  眼淚無法控制地奪眶而出,累積好幾天的情緒一次爆發,緊緊抓住的勇利是模糊的,「回去啊、你給我回去啊!!」不回去就再也無法回去了啊!!!
  伸手緊緊抱住情緒崩潰的維克托,勇利說:「對不起,維克托你很害怕吧......」他知道,維克托最害怕除了自己的離去以外,另一個便是離開冰場了。

  這幾天,維克托那麼的安靜。

  「勇利......」

  勇利曾以為維克托不會哭泣,但大獎賽決賽前一晚,他知道才他景仰的男人會心碎。

  維克托會落淚,嚎啕大哭。



  *


  馬卡欽舔去維克托的淚痕,兩人一狗窩在不大的沙發上,世錦賽五連霸坐在男朋友大腿上抱著他卻還是嘟嘴生他的氣。  復健的時間已經到了,再待下去今天就不用復健了。


  「勇利,我不想你因為我影響到比賽。」用力捏日本選手的臉頰,身為教練的他氣死了。說好要世錦賽五連霸了,怎麼還為了這點小事中斷練習。

  去年好不容易險勝拿到金牌,今年當然是要把分數差拉得更多啊。

  日本選手苦笑,抓住男友的右手,將手指放到嘴邊,親吻無名指上的金色戒指,說:「可是說好了啊,伴我身邊不要離開。」

  勇利笑起來總是那麼溫柔、那麼可愛。


  維克托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這麼愛哭。


  勾起勇利的下巴,維克托情不自禁吻他,口腔裡都是淚水的味道。  伴我身邊不要離開,那一起到最後吧。

  雪,還靜靜飄著。

评论
热度(46)
  1. 懶懶貓兒看萌點滑鼠兒 转载了此文字
  2. 日光散歩道☆ヒカリノサキ滑鼠兒 转载了此文字

© 日光散歩道☆ヒカリノサ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