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什麼特別的。

歡迎來到幻想世界(維勇/ヴィク勇)

囉嗦的NO先生:

因為看到『ユーリ!!! on ICE』×『神撃のバハムート』的人設有點太興奮,不小心滾出來沒頭沒尾的東西。

角色崩壞有。

只是一時寫開心,所以也沒有校什麼稿,請大家開心看看就好。幻想世界RPG的設定真美味啊幻想世界,但我覺得勇利也很適合德魯伊來著,讓我深深的猶豫了(喂)沒有人要來開腦洞嗎。

尤利奧應該是刺客吧,這麼可愛的天使一定得是刺客。

維教練則好像什麼都可以,怎麼會這樣(深思)反正大概是就算魔法職或擔任補師也物理攻擊超標,優雅地痛毆對手的斯拉夫狂戰士,而如果是戰士職則是魔攻依舊逆天的規格外存在。冰雪維皇簡直帥炸裂。

---


勇利睜開眼睛。

眼前是一望無際的藍天,鼻尖可以聞到青草的氣息。他感覺自己似乎是仰躺在一片隨風搖擺的草原,陽光暖暖的灑在身上。

從他還在睡覺時就不斷舔他面頰的濕潤物體又蹭了上來,勇利翻了個身,剛好被興奮莫名的大型犬給撲了滿懷。

 

「馬卡欽?你怎麼會在這裡,不是跟維克多一起待在聖彼得堡嗎?」

名叫馬卡欽的這隻標準貴賓犬似乎是對見到勇利十分高興,不住的用鼻尖蹭勇利的臉。勇利伸手把馬卡欽攬進懷裡,一邊心不在焉的搓揉馬卡欽的毛,一邊趁機坐正起來。

勇利環顧四週,立刻就把維克多偷偷將馬卡欽一起帶來日本的可能性給否決。

因為,眼前景緻顯然不屬於長谷津,更不可能是勇利原本睡著的自家臥室。勇利瞠目結舌的望著面前景象。

風吹過廣袤的草原,草葉颯颯作響,夢幻般的淡藍色花朵遍地盛開,發著淡淡光輝的生物在花叢上下飛舞。仔細一看,可以發現那是撲騰著小翅膀的仙子。幾隻仙子飛到勇利和馬卡欽身邊,好奇地打量他們。

──等等,仙子?!

勇利盯著嬌小的人影,嘴巴不自覺的張開來。

馬卡欽同樣對小仙子深感興趣,頭跟著仙子的動作擺來擺去,勇利怕牠一時忍不住跑去追這些小仙子,連忙把馬卡欽更用力抱緊一些。就像童話所說,仙子長著蜻蜓一樣的透明翅膀,在陽光底下散發彩虹光澤,外表看起來是身高不過拇指大小的少女,她們繞著勇利滑行,發出叮叮咚咚的好聽聲音。

 

「這到底是……」

勇利捏了自己臉頰一下,發現不只很痛,上面還沾滿馬卡欽的口水。

──不是做夢嗎?

他茫然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剛剛舉起手時,勇利就發現了,手上的重量不同以往。凝神細看之後,才知道原來是因為手腕正戴著類似護手甲的金屬。站起來之後,更可以發現,勇利的腰間正配著一把長劍。

從造型來看,是會在《勇者鬥惡龍》之類的RPG遊戲看見的漂亮長劍。勇利將劍舉起來,本來應該沉甸甸的金屬長劍竟能讓他毫不費力地舉高。

劍柄被太陽照得熠熠生辉。勇利試揮了一下,長劍唰的一聲畫破空氣,激起一陣勁風。小仙子們立刻往旁邊四散逃開,幾隻大膽一點的則在勇利旁邊叮鈴鈴的小聲抗議。

「抱歉、抱歉。」

勇利舉起手賠罪,氣鼓鼓的小仙子依舊在他旁邊繞來繞去。雖然他已經二十好幾,但作為一個從小沒有朋友只會滑冰,偶爾也玩一下遊戲的男孩,親手把幻想故事的長劍握在手掌實在忍不住興奮。

不只長劍和護手甲,勇利身上還裝備了披風、長靴與護具。

──這副模樣,簡直就跟踏上旅程的勇者沒兩樣啊?

勇利如是想,又很快把這樣的念頭甩開。先不論滑冰選手的自己根本不可能當什麼勇者,究竟現在是否還在作夢,或是否確實發生了什麼超乎想像的事態,仍必須釐清才行。

更何況,假使勇利真的沒在作夢,且馬卡欽也在自己身邊,那麼維克多是否也有可能正處於類似的狀況呢?

思及不久前剛因比賽而分隔兩地的戀人,勇利不禁著急起來。

 

驀地,他耳邊傳來一道聲音。

──『來自異世界的客人唷。』

「是誰?」

勇利猛轉過頭,卻只看到一臉無辜的馬卡欽和仙子們。

『勇者啊,您看不見妾身,只因妾身此時並不身在此處。』

那道聲音又說。勇利這才意識到,聲音是直接在他腦裡響起:『然而,請您相信妾身的真誠。』

勇利眨眨眼,難掩驚訝,他身邊此時並沒有馬卡欽和小仙子以外的任何生物。

事實上,儘管自從跟著維克多將主場移到聖彼得堡後,勇利的外表幾次被誤認為小孩,勇利自認仍是個合格的成年人了。他發揮成年人該有的沉著,冷靜地反問聲音的主人。

「那麼,希望能請您先表明身分。」

『啊呀,真是抱歉……實在是失禮了。』

聲音的主人柔聲致歉。

『妾身乃常冬之國‧切諾尼提亞的統治者,冰雪的女王。』聲音──自稱女王的女子如此說道:『此次特地將您與同伴從異世界換來,試想請求您們拯救吾等的國度。妾身雖身為國君,卻已無計可思,被軟禁於極地的宮殿,國民苦不堪言……我國的未來只能請託於您們的手裡……』

「等、等等!您是說您的國家遭到危機,於是把我們從原本的世界召喚過來?」

女王沉默了片刻,才答道:『正是如此。』

「未免太自說自話了吧?」聞言,勇利不禁愕然。

「難道從未想過別人會拒絕嗎?要是我現在說,我不肯,請您另找別人,您打算怎麼做!?」

『這個嘛……老實說,妾身也是第一次施行請求勇者降臨的儀式,那已經是幾乎失傳的召喚術了。那本來只是妾身痛恨無法保護國民的自己而孤注一擲的賭注,沒想到真的能成功呼喚傳說中的勇者現身。』

聽到勇利的質疑,明明該是女王的聲音可憐巴巴的回覆,一點該有的威嚴都沒有。該不會就因為是這樣聽起來很不可靠的女王,才會讓國家遭遇危險吧?勇利不禁興起有些惡劣的想法。

「此外,現在雖然召喚成功了,但我可不是什麼勇者喔?我只是一個普通的滑冰選手罷了。」

『滑冰……選手?』

「嗯,既然是常冬的國度,或許您會知道也說不定。是指在冰上滑行競技的人。」

『!?……所以您不只身為騎士,還具有使用魔法的資質嗎?真是太可靠了……就連我要在冰上滑行,也是費了許久的時間學習才練成。』

沒想到,聽到勇利的話,女王竟似大感折服的讚嘆。

勇利頓時也啞口無言了,敢情在這個地方,只有會魔法的人才能夠滑冰嗎?至於為什麼話題開始轉到魔法的方向,還有這個世界顯然充滿魔法的事情,勇利已經一點都不想吐槽了。

良久,他終於放棄似的嘆口氣。

「先問你一個問題,這裡該不會還有什麼『不打敗魔王就不能回家』的設定吧?」

『我不知道您指的設定是什麼,但在惡魔控制切諾尼提亞的前提下,我光是完成召喚勇者的儀式就已經耗盡力量,恐怕沒有辦法把您們送回原本的世界。然而,一旦將切諾尼提亞從惡魔手中奪回,不只國民的生命不再受到威脅,原先籠罩切諾尼提亞的魔法陣也能再次運轉,妾身的力量就會回來。』

「…………」

──果然嗎?

勇利無奈至極的扶住額頭。別開玩笑了,這什麼正統派穿越劇情啊!?我還有日本錦標賽要比呀!

他在心底欲哭無淚的吶喊。

不過,表面上,勇利仍狀似冷靜地繼續追問。

「還有一個問題,您剛剛有提到我的『同伴』,是指誰?是我身邊的這隻馬卡欽嗎?」

『不,並不完全如此。誠然,馬卡欽殿下是非常可靠且強大的魔獸,然而除了您以外,還有另外二位勇者四散在他處。但由於妾身力量不足,僅能在不被惡魔察覺的情況下,將您們盡量帶到接近切諾尼提亞的邊境……』

 

聽見女王的話,勇利忍不住望了開心搖尾巴的馬卡欽一眼。

可靠又強大的魔獸………這隻馬卡欽?

──算了,就連我都被人當成傳說中的勇者了,馬卡欽變成神獸應該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此時的勇利已經自暴自棄的開始這麼想。

「所以說,我要做的就是把那些同伴找出來,然後打敗惡魔回家,對吧?」

『正是如此。與您一同接受召喚的勇者,一位是有著漆黑羽翼的魔族少年,另一位則是操縱暴風雪的咒術師,兩人都落在比您更接近切諾尼提亞的地方。』

「詳細的位置呢?」

『不清楚。』

「………」

勇利再次無言以對。

──不給我位置是要人怎麼找!?

女王則狀似無辜的保持沉默。半晌,她才像想起什麼一樣說道:「……但妾身猜想,馬卡欽殿下應該有辦法找到其中一位勇者,記得當初是那位大人帶在身邊的使從。」

──啊啊,這樣嗎,那真是太好了………才怪啊!

「哈!?」

女王這句話讓勇利忍不住大喊出聲。

「你說馬卡欽?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不早說!」

『等等,勇者大人……您怎麼了?』

「我不是什麼勇者,我叫勝生勇利。」

『勇利大人……您究竟是怎麼了。』

勇利突然的爆發似乎讓女王嚇住了,她謹慎的改口,試著探問勇利的想法。勇利沒有馬上回答她,只是甩著披風站起身,將劍重新別回身上。

 

「您還記得那位勇者長什麼樣子嗎?把馬卡欽帶在身邊的那個。」

『是的,妾身很有印象,雖然僅是透過意識略為一瞥,但確實是一位相當俊美的大人。頭髮是冰雪一樣高貴的銀色,眼睛則是冬日天空般的青藍,嘴角則帶著笑意,輕而易舉就能喚來冰霜呢,簡直就像被冰雪給喜愛一樣。』

──那不就是維克多嘛!

勇利在心底欲哭無淚的這樣想。

為什麼維克多也一起被牽扯進這奇怪的世界呀?雖然平心而論,勇利非常想親眼一睹維克多在幻想世界使用魔法的英姿,但此事歸此事,彼事歸彼事,現在的勇利只想趕快把事情(或是醒不來的長夢)給解決,好好回到自己在長谷津的臥房。

 

「告訴我吧,切諾尼提亞的方位在哪裡。」

良久,勇利嘆口氣,如此詢問將自己拉進奇妙事態的罪魁禍首。冰之女王安靜了片刻,悄悄說了句『謝謝您,勇利大人』。

在大草原盡頭,可以看到遠遠的山脈。

山脈連綿的峰頂被白雪覆蓋,隱隱約約能見白霧。

 

『──那座山脈,便是永春之國和常冬之國的交界。切諾尼提亞便位於山的另一端。』

 

 

來到這個幻想世界後,勇利發現了一些奇妙的事情。

比如說,自己的力量變得比以往更大,身體機能高得不可思議,而對於戰鬥的恐懼則異常的小。揮劍的姿勢就像已經銘刻在腦海一樣,使起來得心應手。除卻純粹的劍技,隨著使用方法不同,甚至能將魔力灌注在劍身,使出會有華麗魔法光暈的連續攻擊。

「好帥啊……」

在他大材小用地用組合劍技轟掉一整窩妄圖打劫的山怪後,勇利不禁感嘆。明明以勇利平常的樣子,要他獨自單挑整團怪物根本不可能,但此時的勇利卻莫名的明白自己「辦得到」。至於馬卡欽,戰鬥力也意外強得嚇死人,完全無愧於「馬卡欽殿下」的名號。

看來無論勇利或馬卡欽,在這個世界都算是足以歸到「強者」那一邊的存在。

 

說勇利不會因此感到愉快完全是謊話。

哪有一個日本男人不曾夢想過拿著劍,跟同伴一起在中世紀背景的魔法世界爽快戰鬥呢?不過,該怎麼說,當真被捲入的時候,果然感覺還是非常微妙。

一方面,這種強與現實的自己落差太大,讓勇利感到極為不真實。

另一方面,他一心想趕快找到維克多。雖然勇利認為這個俄羅斯人鐵定在哪邊過得如魚得水,但果然多一刻也好,還是很想趕快見到對方。

勇利一邊往切諾尼提亞前進,一邊探聽有沒有使用冰雪的魔法使消息。身為強者的勇利,在這個充斥魔獸的世界似乎非常稀有,在他以練手的心情替路過的幾個村莊剷平麻煩以後,勇利的名號便不逕而走。

人們替他奉上青之勇者的稱呼,對勇利恭謹不已,並樂意提供自己所知的消息給他。而在勇利跟某村莊的鐵匠探聽保養劍的方法時,對方更是直接哭出來似的說「我怎麼能碰觸如此名貴的劍」。

事實上,在勇利看來,那也不過是稍微有點裝飾的劍罷了。

比起玩RPG的時候經常看到的「傳說中的寶劍」,外型遠遠樸素多了。

 

透過與村民打交道,勇利也得到一些寶貴的情報。比如說,附近這些國家的狀況、食物生產的情形,還有比較強大的魔物種類等等。

各種各類非常有幻想RPG特色的村民經常使勇利大開眼界。而除卻在幹道來往的村民,永春王國的騎士團為了防備佔據常冬之國的惡魔,也經常會來這邊境之地巡視。而他們最近遭遇了一個麻煩,據說,望守邊境商貿之地的其中一個古堡,不知何時開始竟被一名魔族佔據。

那是一個有著一頭璀璨金髮的美麗魔族。

雖然宣稱要恐怖統治那個地方,卻意外地沒有像其他魔族血洗附近的人族與亞人族村莊,反而驅逐了靠近村落的有害魔物,還教導村民製作裹著炸肉片的神奇麵包。結果,村莊反而變得比以前都還要繁榮,也因此進獻了大量供品給那位魔族,將其遵奉為村落的守護神。

 

──怎麼覺得這種行為模式似曾相識?

勇利狐疑地想,想起那個一問三不知的女王確實有提到勇者之一是名魔族,遂決定帶著馬卡欽前去一探究竟。

 

 

「汝為何人,報上名來!竟敢擅闖本魔王的城堡!」

結果,當勇利費了幾天,好不容易來到傳言之中的城堡,看見熟悉的人影伴隨著滿天黑色羽毛和中二台詞,從城堡的挑高大廳翩然降落時,他簡直要垮下肩膀大嘆起氣來。

──啊啊,我是不是遮起眼睛比較好?

出於體貼和善意,勇利不禁如是想。

身旁的馬卡欽則開心地吐舌頭,半點緊張感也沒有。

勇利熟識的滑冰選手,維克多‧尼基弗羅夫的後輩,尤利‧普利謝斯基好似在這幻想世界如魚得水一樣,囂張地張大背後的黑色翅膀,氣勢凌人的現身。

看見來客沒有預期的反應似乎讓尤利有點吃驚,他啪的一聲收起翅膀,猛地跳落地面,這才注意到來人竟是勇利。

「豬、豬排飯!?怎麼是你!」

尤利目瞪口呆地指著勇利大喊,還差點降落不穩滑倒。

「呃……嗨,好久不見。」

有些尷尬的勇利說。

「汪!」

勇利和馬卡欽站在原地,朝尤利各自打了招呼。

「為什麼你也在這裡?」

「這是個好問題,我自己也很想知道。」

「太奇怪了!!!!」

「……不瞞你說,我深有同感。不過,尤利奧好像過得很不錯的樣子,真是太好了。」聽見勇利的回答,尤利依舊滿臉不敢置信,接著,他才猛然後知後覺發現自己方才都講了什麼,唰的脹紅了雙頰。

他顫抖著開口。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聽到了?」

「保守一點來講,從你伴隨著閃電哇哈哈哈的出現開始。」勇利委婉表示。說完,他又補了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登場,翅膀,很適合你喔。」

「哇哇哇哇──」

聞言,尤利抱住頭鬼叫起來,一張清秀的臉也紅成紅茄。勇利哭笑不得地想拉住他,或許他可以用自己第一次揮劍迎擊成功的時候也差點中二病發作來安慰尤利奧,但實在不知道成效如何。

結果,惱羞成怒的這名少年仍與勇利打了一場才肯聽他說明原委,最後勉為其難地答應加入「討伐惡魔的隊伍」,成為快樂的勇者夥伴。

 

 

經歷了月餘的旅途──他已經懶得思考自己是否還敢得及回去參加日錦賽了,勇利後來是在靠近常冬之國的雪原中央找到了維克多。

先前,從常冬之國逃出來的旅人說自己在邊境受到魔法師的幫助,才得以順利逃脫。他說那名魔法師在能夠監視惡魔的地方蓋起高塔,但就連惡魔也不敢貿然朝他出手,不知道是從哪個國家突然降臨的大人物。

知道這個消息後,勇利和尤利互望一眼,心裡有了底。

隨著勇利與尤利越來越接近常冬之國,觸目所及景象就越發淒涼。青草褪去,世界逐漸被冰霜覆蓋,四周悄無生氣。

──這裡本來不是這樣的地方。

老是在腦海裡擅自和勇利對話的女王憂傷地說,『雖然是冬天的國度,但仍然是有著溫度的國家,國民也努力生活,絕不是這樣死氣沉沉的地方,還有溫泉喔。』

 

在永春之國和常冬之國的邊際,他們發現了傳言之中的高塔。

事實上,那用高塔來稱呼還太隨便了,維克多‧尼基弗羅夫簡直是用蓋主題公園的氣勢在營造整座雪原,除了正中央的冰雪冬宮,維克多總共還蓋了一座大溜冰場、一座可以動的迷宮,還有復刻的小長谷津城等等豐富無比的東西,以及立在城堡入口莫名地讓人不忍直視的勇利雕像。

毫無疑問,馬上就可以知道這整片雪原的主人現在是誰。

「……為什麼要替豬排飯做那麼多雕像啊,真是個無聊透頂的變態老頭。」

尤利奧在目睹不知道第幾座穿著輕飄飄表演衣物的勝生勇利雕像(其中還有幾座正在跟維克多共舞)後,不禁忍無可忍的搧著翅膀發出評語。

──其實這也是我想問的問題。

勇利在心底吐槽,但不忍說出口,以免確證事實後,自家男人的男神形象再一次碎了整地。

 

他們穿過了整片維克多的主題公園,終於在正中央的大浴場找到維克多‧尼基弗羅夫。後者正悠悠哉哉的泡在溫泉裡頭,對著無語的勇利和尤利歡快揮手。

「勇利~尤利奧,你們終於來啦?我等好久囉,都快無聊死了。」

「……你為什麼還挖了溫泉啊?!」

「嗯?因為女王小姐說這裡有溫泉啊,我用魔法炸下去,一下子就有泉水湧出來了呢。」維克多笑咪咪的說,「尤利奧要不要也來泡一下呢?不會輸給長谷津喲。」

「我拒絕。」面對維克多的邀請,尤利奧果斷地回絕。

而在三催四請之下,這名男人總算穿上衣服,將勇利和尤利請進他自己搭建的「小屋子」。馬卡欽高高興興地跟在維克多身後,時不時又跑回勇利身邊蹦踏。

 

「我想這邊是前往常冬之國必走的路,就決定待在這裡等了。比起到處亂跑,這種做法比較有效率吧?」

維克多愉快地說,「但因為實在太無聊,不小心就蓋了太多東西。」

 

──不過,我對這幾件勇利的雕像很滿意喔,好想帶回去啊。揮一揮手就能把想像的東西做出來呢,魔法真是好東西~

在現實世界被稱為現役傳奇的這名男子一邊將斗篷拉起,一邊悠哉地說。說著,他像是要示範一樣,在半空之中彈了響指。

轉瞬間,一朵冰結的藍色玫瑰花就出現在維克多手裡。

花瓣的造型十分精緻,簡直像是花費數年完成的精緻工藝品。

「來,給。」

他捻著玫瑰花,將花朵別到了勇利耳際,他輕輕撥了勇利頭髮一下,枝葉就如同皇冠一般順著勇利的頭型彎曲。

「嗯,跟我想的一樣,果然很適合勇利。」

維克多輕笑著說。

接著,他湊到勇利旁邊,「我一直在想,勇利究竟什麼時候才來呢……一個人在這裡等,真的好焦急啊,但又不知道你在哪裡、會不會遇到危險……只知道馬卡欽在勇利身邊,因此覺得稍為安心一點呢。」

勇利望著許久不見的戀人,不禁紅了臉。

良久,他才又把目光轉回來,直視著維克多,吶吶的說:「我也是,我也很擔心維克多──所以,這不就趕過來了嗎?」

維克多對勇利的回答似乎極為滿意,不住抱著勇利搖晃。

與此同時,勇利決定忽略耳邊的冰之女王高分貝的興奮尖叫。

 

另一廂,被晾在旁邊的尤利則用一副快要嘔吐的表情用力哼了一聲,抓起馬卡欽的耳朵自顧自地玩起來。

 

 

然後呢?

然後我太想睡所以懶得寫了(喂)

大概是這種感覺的決戰>>

 

 

就在惡魔的攻擊即將打到飛舞於半空誘敵的尤利時,一道半透明的障蔽在他身邊展開,是雪片結晶般美麗的形狀,但卻異常堅硬。

「不會讓你有機會傷到勇利和尤利奧喔~」

維克多‧尼基弗羅夫握著法杖,朝前舉起單手。儘管他掛著滿臉笑容,但眼底卻蘊含十足的冷意。遵從維克多的指令,尖銳的成排冰錐順著他手指的方向轟然墜落。

與此同時,勇利則抓緊機會搶上前去。

「喝啊啊啊啊──」

他的劍峰縈繞魔法的冷光,如流虹刺向惡魔。

 

 

………總而言之差不多如此。

然後大概身為魔法師血有點薄的維克多被擦到點皮,結果勇利就爆走成為了頭髮往後梳的Eros勇利,一邊說著「我是維克多一人的騎士,請只注視我就好。」(什麼比喻)之類羞死人的勝負台詞。

 

然而最後打敗惡魔拯救世界的還是十五歲的真‧勇者普利謝斯基少年。

不覺得這孩子可以跟十四歲的神崎蘭子(偶像大師灰姑娘)變好朋友嗎?


评论
热度(181)

© 日光散歩道☆ヒカリノサ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