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什麼特別的。

你不在的地方

ida子:

你不在的地方

 

|原作Yuri on ice

|弃权,角色和原作都不属于我

|胜生勇利 x Victor Nikiforov,落笔于8话后9话前,可能与官方剧情有冲突,请注意能接受再选择阅读。

 

00

 

像笼罩万物的星空,像海浪,像是一场夏夜突降的温热之雨——他向着你来,充满你的全世界。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呢?”

 

01

 

胜生勇利一直觉得,马卡钦的飞扑,是远比扑面而来的春季大雪,更有维克多风格的东西。

 

贵宾犬面对初次见面的勇利的热情和主动,像是把一整袋子糖果整个扣下来一样,让人惊喜又甜美,而相比维克多那俄罗斯战车似的风卷残云入侵,却又是小巫见大巫起来。

 

在毫无预兆的出现在胜生家温泉里,并放出“今天起我来做你的教练”这样的话之后,不但自顾自的睡过去又醒来,还气定神闲的在主人家里把勇利身材到状态现状描述得鲜血淋漓。直到小山一样的行李被搬进他的客房,才似乎因为把注意力转移到新房间而稍微停止了引起骚乱。

 

就在年轻的胜生君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来自俄罗斯的新教练单膝跪在他面前,神容暧昧,两人面容贴近到几乎能够上演吻戏,手腕同时传来对方细腻的撩拨:

 

“喜欢吃的东西,在什么地方训练,喜欢的人……勇利的一切我都想知道。”

 

名为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的气息,此刻就像是他在冰场上所向披靡的魅力一样,在胜生勇利的世界里肆意感染着。

 

“啊啊啊啊啊——”

 

胜生选手手脚并用的后撤回房间,强制弃权结束本回合。

 

最后经历深夜后言辞拒绝对方的共寝要求的一击之后,惊吓过度的年轻选手才在辗转反侧之后渐渐冷静。是的,维克多确实吓到他了:他崇拜了他那么久,钦佩了他那么久,追赶了他那么久,却从没有能离他这样接近过;他不曾有机会得知维克多在镜头和赛场之外的模样,这场洋溢着维克多自我风格的入侵,惊吓了他也惊喜了他。

 

仿佛一年中的第一场雷雨,毫无预兆的刹那间出现。滚滚袭来,用响彻天际的雷声宣告生长时令的开始。

 

那是被任性的造物者亲手拉开的,新世界的前路与新生的序幕。

 

——他太高兴了,高兴到想要哭泣。

 

02

 

如果说,初次光临坐在主人家的餐桌前,就开始评论年轻主人的身材是一个让勇利难为情的开始,那么后面的一切展开完全让他无措也是理所应当的展开。

 

从饮食开始,体重,训练内容,编排节目——他自顾自的来了,然后充满勇利的一切生活,冰场内外,都让他手忙脚乱。

 

哦,还在不经意间还吸过来一个,曾经在去年大奖赛洗手间里怒骂他的俄罗斯精灵。

 

“如果我赢了,你就回俄罗斯去,做我的教练!这就是我的愿望!”

 

当维克多为了平息Yuri到来引起的变故提出比赛的时候,来自俄罗斯的Yuri毫不客气的将自己的愿望抛出。

 

“可以啊。”维克多这样回答着,没有任何为难的神情。

 

简短的对话声落在空旷的冰场里旋即消失,却一瞬间仿佛搅动了落在冰面上的金色阳光。无论是Yuri的自信,还是维克多的平淡,都被勇利一丝不漏收入眼里。

 

维克多会走吗?跟这个潜力无限的未来新星一起,显然比跟已经快接近退役年龄的自己一起更加前路光明。如果他不在这里了,一切都会恢复原状:没有会挑剔他身材的人,没有会规划他食谱的人,也不会有那些让他慌乱的接触,内心七上八下的语言,更不会有那些让他紧张或难为情的一分一秒。一切都将回归原先的世界,平淡而安宁。

 

他是勇利,那就按照“勇利”个性去做就好了啊——自惭形秽的掉头跑掉,因为难为情而慌忙拒绝,再不济就出自胆怯而沉默也好——即使失败了,即使做不到去坚持,即使被责备不也是早就习惯的事情了吗?

 

“如果……如果我获胜的话,想要和维克多一起吃猪排饭!想要和维克多一起吃很多很多猪排饭,这就是我的愿望!”

 

脑海中一片空白,喊出之后,才慢慢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内容是什么——说出来的瞬间仿佛心中有什么在呼唤,让他无法将现下这个忐忑的世界坦然放开。

 

“可以啊。”给出回答的时候,维克多第一次在胜生勇利眼里看到星星般的光。

 

时光一闪而过,接下来短暂的一个星期内,勇利第一次直面他被改变的生活:新的舞曲,难以理解的主题,找不准的表达方式,以及那些内容匪夷所思的训练。当他回过神的时候,Yuri的舞曲已经表演完毕,白色的冰上精灵正向观众们谢幕——一切都在催促着他上场,进行这场前路之战的最后争夺。

 

是的,该上场了。他感到眼前的景物模糊,身体僵直起来,一根手指都无法调动——如果输了,这场短暂的相处世界就结束;不想结束,想要赢,想要继续下去——

 

“勇利,该你了。”

 

胜生勇利拼命地清醒过来,把后半声惊呼塞在喉咙里——这场比赛的裁判、最高奖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如果输了,他就会消失了;如果输了,他就会带着这一切变故一起结束;如果输了,他就将撤出他的生活,他的运动生涯,他的世界。

 

“我……我会变成很好吃的炸猪排盖饭,所以——”

 

没有那些心神不宁的言语,没有那些烦恼的接触,没有那些令人紧张的要求!那些他从来都应付不来的东西都会一并消失!

 

他抬起双手,努力的把眼神固定在面前人的肩膀上,将对方整个拥抱在自己怀里:

 

“——所以,请一直注视我吧!说好了哟!”

 

那一天,他没有看清维克多的表情,但是他第一次意识到维克多的身体是温暖的。无论是此刻传递给他的温度,还是赛后发言时握住他上臂的手。

 

听着周围观众的欢呼和主持人的鼓励,胜生勇利第一次感觉到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带来的世界是这样的真实、绚烂。

 

03

 

时间不会因为勇利的羞涩内向而减慢流动。当他们完成自由滑之后,即使勇利依旧是那个会因为教练的接触而紧张的选手,全国大赛也要如期展开。

 

身为一个花滑选手,常备各种对应状况的应急物品是应该的。勇利又是个细心又害羞的人,吝啬于提出自己的要求,也凡事尽量亲力亲为。

 

——而且这样,能减少一点维克多突袭般的接触。

 

正式开始训练之后,他发觉他的教练相当复杂:有时候的维克多仿佛患有皮肤接触缺乏症,拒绝他的拥抱亲吻共寝,他就仿佛心要碎成十八瓣一样;有时候的维克多仿佛又满身是开关,碰一下就会断电停止工作,比如戳了戳发旋就顺势躺在冰面上不起来。所以他至今仍然不能完全坦然的接受对方的举动,不习惯亲昵只是一方面,无法估量后果也是原因。

 

不过现在这个样子,好像已经不是什么坦然接受的问题了:去年比赛的失误导致他现在太紧张了,紧张到快要预备开始表演的时候还缓不过来。内心在撕扯,不知道该不该向维克多求救,也不知道求救了会被怎么处理,更不知道哪种方式不会更加紧张。

 

“勇利,嘴唇干了。”下颌被轻轻抬起来,然后在他还没将茫然无措的表情收起来之前,对方用手指蘸了一点润唇膏涂在了他的嘴唇上。

 

这按照维克多的性格和风格来说,远不是什么最暧昧的举动:刚见面就脸贴脸的抚摸挑对方下巴,温泉里拉着人家拗姿势,就连让人去思考曲子的意义都要把两人的脸几乎合到一起去布置……

 

带着柔软膏体的指尖在唇上游走,滑过上下唇瓣,抚平浅浅的干纹。手指在唇间深浅的移动着,青年的嘴唇随着渐渐恢复了血色和湿润。在涂抹完成后,年轻的教练一手放在选手脖颈后,一手揽着他的肩膀,将对方那张最后带着点茫然和焦虑的脸藏在自己的肩膀上,温柔的抚摸他的脊背。

 

胜生勇利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恢复了镇定。他惊讶于自己的心跳声竟然是出奇的平静,不想躲闪,不想逃避,内心安宁得仿佛本应如此。短暂的凝视自己的教练之后,胜生选手入场。

 

这时候没人注意到,旁边的南健次郎生生看红了脸。

 

——他所最崇敬的胜生前辈,在刚刚的瞬间,仿佛是处于一个只有他和维克多的世界。

 

04

 

所谓的转换场地战斗,除了人生地不熟需要特别在意之外,永远要小心你的队友在新场地上强行拓宽你的人生,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对不起!维克多他喝多了!你们先回去也没什么问题——啊,维克多,不要脱衣服啊!”

 

在面对面前按日本法律算两个未成年、一个刚成年的年轻人诧异的目光时,胜生选手真心觉得,自己成了变态的同党——也没什么好解释了,当着对方的面把裤子和内裤都扔出去,对方没报警已经很万幸了好吗?

 

胜生勇利活了二十三年多,今天第一次有机会更新历史记录:在朋友面前阻止别人脱衣服;在朋友面前帮别人穿内裤;在吃饭的时候看着别人脱衣服再穿衣服。

 

——好极了,大笔横扫,狂飙突进,这一晚上估计用完了他半辈子的尴尬和疯狂。

 

“真是难为情到了无法言说的地步啊……”他架着维克多走回酒店的时候这样想着,把肩膀上半睡半醒说梦话的男人往肩上又撑了一下。

 

他从没有这样过,无论是帮别人穿内衣,还是扛着一个醉得不省人事的人走在冬天的街头,或者是这样在大奖赛分站赛前一天晚上闹得天翻地覆。

 

以前他是怎么度过的呢?不是在酒店的床上辗转反侧,就是在做训练到睡着吧。他为数不多的大奖赛经历,总是这样平凡而安稳的度过,最后再追上一个打道回府的结局。最好的一次,是在大奖赛总决赛的场馆洗手间里哭泣,被即将升组的同名选手嘲讽,最后还被好不容易能够一起站在同一个赛场的偶像认成了想要合影的路人。

 

“还真是,好惭愧的过往啊。”他这样说着,却忍不住自己笑出声音来。那些经历分明曾经深刻的刻在他身上,但是他此刻却感受不到丝毫烙印。

 

“今晚,真是……一点点过往的影子都找不到,完全没有空闲和经历去想嘛。”

 

十一月的北京很冷,呼出的气在空中凝结成一团团白雾。肩头上架着的维克多半梦半醒间问他是不是到了酒店,他赶紧把对方按回自己肩上。看着对方的脸在自己和他呼出的水雾中沉浮着,勇利的内心感受到一种毛茸茸的柔软。他小心的扶住对方,在维克多的额头印下一个清浅的吻。

 

“谢谢你,维克多。”

 

“呃……这回是已经到了吗?好,那放开我就行啦!”

 

“不是不是不是!我不会放开你的!啊——别又脱衣服——”

 

此刻,他没办法自己回去,他也是。黏在一起导致他们这段路走得很久。醉酒的维克多不知道要分开,清醒的勇利知道他要抱紧对方不能放开。

 

感谢你在这里,我的世界和当时已不再相同。

 

而一起走到现在,怎么可能把你扔在世界之外?

 

05

 

玻璃城堡,梦的动物园,羽毛的国度——精美又易碎的东西,哪怕是独自面对最温柔的风和光,也会让它们走向终结。

 

看到勇利的眼泪,维克多一瞬间被慌张击中,他手足无措的想要安慰。但他并不明白,这孩子为什么如此难过。

 

“我当然知道这不是真的,但——即使沉默不语也好,伴我身边不要离开!”

 

明明习惯了他在慌张的时候会喊出来,但是当对方的话语落下的时候,维克多却无法不被震惊——他所有的解释、安慰、辩白都像是在喉咙里就灰飞烟灭了一样,它们飞速的苍白着消失,像是无声的嘲笑。

 

——看啊,这样就是毫无办法了!他用身体接纳你的拥抱和亲昵,你却用试探碾碎了他的心。

 

没有给他开道歉的机会,勇利在抹掉眼泪之后,直接转身往比赛场地返回。维克多跟上去,从侧后方能看清勇利的脸:眼眶发红,充盈着未擦干净的泪水,鼻尖和脸颊上也带着激动过后的红色。勇利走在他前面,始终比他快两级台阶,他几次想说点什么,却每每在视线触碰到勇利的侧脸时哽住——勇利目光一心向前,始终没有看他,甚至连余光都不曾停留。

 

当1F的字样出现在他眼里的时候,走在前面的人已经伸手将门打开,走廊里的光随着门的开启刺入楼梯间。

 

那个瞬间,维克多意识到自己的心跳是那样的鼓噪——面前人正背对着他,面迎着光,独自一人打开通往比赛场地的门——接下来,你要离开我,独自一人去往哪个世界?

 

“勇利!”

 

那是维克多一生中最急迫的追逐和抢夺:他瞬间发力,从后面赶上,一手握住对方开门的手,另一手搭上对方的左肩——甚至因为抓得太紧,手在不由自主的发颤都不自知。

 

当意识到自己抓得太紧想要道歉的时候,他听见了一声很轻的声音:“一起走吧,维克多。”

 

后来直到送勇利入场,他的手一直轻贴在对方肩上。那个时刻,那段通往场地的路程,维克多觉得自己仿佛捧着一个梦构筑城堡——他不知道他应该如何才能不失去它,却知道自己无论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它。

 

当胜生勇利的手指轻轻戳到教练的发旋的时候,维克多似乎听到了城堡基石落地的声音。

 

曲终,有一位见证新城堡落成的故人冲入,用一个吻给新王国的主人加冕。

 

06

 

“维克多,你马上回日本去。明天的自由滑,我会一个人完成的!”

 

面前的年轻人这样说着,不容质疑的口气。

 

维克多应该怎样回复呢?是忍着内心的焦灼调侃一下,或者用教练的身份严词拒绝?一路走来,此刻已经到了决战的关口。他任性来到对方身边,将对方再次拖入赛场,互相扶持,相互撕扯——一开始的逃避对视和接触,然后拥抱,接下来是涂在唇上的安抚,最后还有那些被挑明的剖白与吻——在不经意间,渐渐为彼此所改变,融入对方的生活和习惯,在银色的圆盘上刻下彼此才能懂的对白,他们怎么能分开?

 

直到对方一边叮嘱他一边替他收拾好行李,准备出发去机场的时候,他看着对方的眼睛,终于开口:

 

“我不在的地方?”……你会怎样呢?

 

——“即使沉默不语也好,伴我身边,不要离开”这个人在曾经对着他发出的呼喊,此刻宛如夜空下山谷中的回声般响彻心扉。

 

维克多此刻觉得自己能够体会到当时哭泣的大男孩的心情:我知道你不会离开,我知道你会一直在,可是总会在那些可能的离别里,我的内心有着不安的暗火在燃烧——我是那样珍惜你,那是多少语言都无法表述清晰的心情。

 

一只手轻轻附上他的,从指尖开始,抚过手背,停于手腕。胜生勇利轻轻执起他的手,在手掌中落下一个吻。维克多在他眼中看到夏夜的星空,海浪,和温热的大雨。

 

嘴唇被对方的双唇轻柔的温暖着,曾经哭泣的孩子此刻握着他的手,微热的安心感在掌心流淌。他反手握回去,倾身延长了这个唇齿相触的瞬间。曾经,他用这个触碰向对方倾诉自己的欣喜和新生;此刻,他从这份温度里感受对方的安慰和相随。

 

轻柔的吻落在他的眼睛上的时候,除了清浅的呼吸,室内一地静谧,他听到对方的声音:

 

“——”

 

07

 

从你到来长谷津的那天起,胜生勇利的新生便与你交缠在一起,水乳相融。

 

有一个世界因你而诞生,那又如何才能与你分离?

 

08

 

“接下来出场的,是来自日本的胜生勇利选手——”

 

天幕色衣装的男人在银盘上站定。场内灯光从四周倾泻而下,落在他身上的时候溅起一身星光。


他伸出双手的瞬间,仿佛与绚烂的银河相拥。

 

此刻,他空无一物的脊背上,背负着唯有两人独有的世界与爱。

 

09

 

——“这世界上,没有你不在的地方。”

 

 

END

-----------

 

FT:

最后修改完的时候,距离9话播出的时间只剩下几个小时了呢。


很短很简陋,甚至可以评价为片段组合的一篇,之所以要拼死赶出来,是因为我觉得第9话播出了以后,不管打不打脸,我都肯定不会写了。所以这算是,最后的妄想吗?

 

在面对感情线写得如此完美的官方的时候,真是除了钦佩之外是做不了别的。我期待官方的发展,期待勇利如何面对没有维克多的场合,另外也期待看到他们彼此之间超过距离的羁绊。这篇写得灵感来源,其实是NMB48的《我不在》,我很喜欢的一位成员的毕业单曲,曲子是唱的失恋的心情,但词中有一句“你一定也在哪里过着夏天吧,穿着那天买的T恤,或许在不同的海滩上眺望着同一片海;我不在你身边,以往的话,明明已经相吻”,这种分离却依旧处于同一个世界的心情,让我在看完7话以后就一直含在心里。勇维两人,无论是官方怎么写,都一定会比我所描述的更加深刻和博大,所以我并不担心。他们之间是soulmate,远比我想象的要坚强。即使眼所不见,他们未曾离开过彼此,那句伴我身边不要离开,不只是勇利对维克多的诉求,同时也是维克多对勇利的。


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他们的世界早已融为一体。


评论
热度(121)

© 日光散歩道☆ヒカリノサ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