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什麼特別的。

【盾冬】梦境与你们为邻

Misha:

全是刀,慎入,双向暗恋

咆哮突击队成员James Falsworth视角叙述

bgm:hurts like hell


天空布满乌云,寒冽的风卷着雪花在群山里呼啸,这一切都让人窒息。

调频步话机里传来杜根的声音:“我这边没找到任何线索。” 

一只飞绕的寒鸦撞上树木,积雪粉身碎骨的往下掉,砸落到我的脚边。

“收到。”我实在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这是我们在山里搜寻巴恩斯中士的第三天,我们分开行动,从队长描述的大致掉落地点向周围搜寻。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仍然没有收获。

这场雪从我们执行任务时就开始下,到现在也没有停。我不知道走了多久,步履艰难,四面八方的大雪包围我,不过早就没有感觉了。

每隔两个小时,我会向队长汇报情况。他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和以往一样。他执意一个人往北走,让我们几个人向南方寻找。

巴恩斯中士是队长的朋友,更是我们的朋友,我一定要找到他。

老实说,我无法相信。在我们的观念里,他和队长无坚不摧,任何困难都不会打倒他们。他们带领着我们,摧毁一次又一次的敌军。我一直错误的认为我们永远会绝处逢生化险为夷,我们会在战争胜利后开怀畅饮,我甚至想到了队长和中士他们意气风发的谈笑,一起回他们的引以为豪的布鲁克林。

去年圣诞节的聚会,士兵们聚集在小酒馆里喝酒打牌讲笑话,当然少不了美丽的姑娘们。巴恩斯中士轮流和三个姑娘跳完舞,坐到我旁边喝起了酒。

“伙计,你看现在几点了?为什么不找一个姑娘约会?她们可都是期盼着和你度过美妙的圣诞夜呢。”我替他感到可惜。

他笑得很开心,摇摇头:“姑娘们值得拥有更好的人,而不是我这样前途未卜的士兵。”

“得了吧,你可是最受欢迎的士兵。”

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眯起眼睛看我:“你把队长放哪里了?”

“好吧好吧,我错了,队长第一你第二。”

他似乎对这个答案很满意,又倒了一杯酒。

我搭上他的肩膀:“过来人告诉你,遇到心上人一定要告诉她,然后你只需要坚持不懈的给她送花给她写信,她一定会是你的。”

他哈哈笑了两声,似乎是从胸腔里发出的,带着莫名的感觉。

“你怎么就成了过来人了?我都没怎么见过你和女孩们说过话。”

我乐滋滋的点燃烟:“我的女孩在家里等我呢,小子。还有我的女儿,小珍妮。”

巴恩斯中士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行啊你。”

“只可惜常年见不着面,我还真怕等我回去小珍妮不记得我样子了。”

“怎么会。”巴恩斯中士把玩着酒杯,看向我,认真的说,“你可是她的英雄。”

我被他说得心里升腾起一阵自豪感:“小珍妮过几天就五岁了,而且我和她说起过你,那时候她还拿着我们一起拍的照片指着你问我,爸爸这是谁。”

巴恩斯中士有些惊讶:“不是吧?”

“我和她说,这是我的战友也是我的朋友。你猜她说什么?”

“说了什么?”

“她竟然说她喜欢你。”我哈哈大笑起来,“不得不说,我的女儿真有眼光。”

巴恩斯中士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倒是很少见到他这样。

他抿了一口酒,打趣道:“等她以后遇到喜欢的人之后就把我这穷小子给忘咯。”

我吐出烟雾:“说真的,你就真没想过有一个家庭吗?”

“想过啊,不过现在就算了。”他望着前方,也不知道盯的哪里。

就在这时队长走过来了,他穿着整齐的军装。我站起身,他微笑着冲我点点头,坐到巴恩斯中士旁边。

“你这约会也太快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队长一来,巴恩斯中士似乎就和刚才的状态不一样了。刚才的他看起来有些疲惫,而现在声音里却洋溢着轻松,可怎么都觉得那是一种故作轻松的掩饰。

“巴基,我跟你说了三遍,我是临时被叫去开会。”

“我也跟你说了六遍,邀请你的心上人吃个饭跳个舞没什么难的。”

“巴基,我跟你说过无数次,她不是我的心上人。”

我们都知道队长说的她是谁,我也知道队长只是尊敬卡特女士,别问我怎么知道的,队长看她的眼神绝对不是因为爱情。

老天,我爱死这样的场景了,我特别喜欢看他俩聊天,他们旁若无人的聊天,好吧这意思就是说我被无视了。队长总是喊巴恩斯中士巴基,我数不清他喊过这个名字多少次。不过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真的笑了,那时候我还以为是个可爱的小家伙,比如队长的弟弟什么的。不过的确是个可爱的家伙,风趣,善良,英俊。

人见人爱的巴恩斯中士。

巴恩斯中士和队长说话的时候,总是有一种自家哥哥关心弟弟的感觉,而队长却是带着些叛逆的固执,关心着在意着巴恩斯中士的一切。不是上级关心下属,也不像朋友关心朋友,更像家人兄弟,却又觉得多了些什么。我说不清楚,只知道队长忠诚于巴恩斯中士,而巴恩斯中士也一直忠诚地跟着队长。

有次执行任务时,巴恩斯中士被困在废墟下,队长毫不犹豫的改变了作战计划,他让我们待在原地掩护,自己一人冒着枪林弹雨与敌军正面交锋,十分钟后敌军的防线被攻破,又过了十分钟队长背着巴恩斯中士出来了,他们身后响起剧烈的爆炸声。整个建筑都被炸毁了,其实那个建筑计划留下来作临时基地的,为此队长受到了菲利普斯上校的批评,差一点就记入档案。

即便如此,我们也相信着队长,他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他总是可以胜利归来。

咆哮突击队怎么可以少了狙击手,巴恩斯中士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狙击手。他冷静沉着,遇事果断。他是我们的骄傲。

那天晚上队长和巴恩斯中士,和我提起了他们以前的事情。说有次他们兴冲冲的半夜起来去海边看日出,结果两个人靠在一起睡着了,等他们醒来还下雨了,他们淋得狼狈十足。队长提起这段事情的时候,脸上挂着微笑,看得出他很开心。他们说起往事的时候,总是这样开心。

巴恩斯中士又恢复了他那一贯的无忧无虑的笑容,他和队长玩猜拳游戏,碰杯喝酒。直到他喝醉,队长扶着醉醺醺的巴恩斯中士和我告别。

我用袖子把玻璃窗的雾气擦掉,外面还在下着雪,仿佛可以听到雪落的声音。我那一刻想起了我的妻子和女儿,我想念妻子做的奶油龙虾汤,想念女儿喊我爸爸的样子。可是,要等很久才可以再见到她们,然而这是希望不是吗?想到这里,心里的寂寥和失落被抽走了。

我看到暗夜里队长扶着巴恩斯中士往前走,他们走得很慢。大雪落在他们身上,不一会儿就落满了。然后他们停下了,巴恩斯中士站直身子,队长伸手给他拍掉肩膀上的雪,还有头发上的雪。就像给小猫顺毛一样,我一定是喝醉了。

雪还在下着,我回过神,下意识的以为自己还在执行又一次的歼灭敌军的任务。

我在寻找巴恩斯中士的下落,我找不到他,我快要被我的愚笨气死了。

积雪漫过我的小腿肚,我行走的越来越艰难。所有的一切都被大雪覆盖,天色越来越暗。我忽然害怕了,不,也许巴恩斯中士被雪......不,不可能。

我快步走,后来跑起来,感觉不到疲惫。我四处张望,可除了雪还是雪。

“巴恩斯中士——”我大喊起来。

甚至没有回音,都被雪吞噬了。

“巴恩斯——”

“巴基——”

我的嗓子残破的像是长满荆棘。

我们从最开始寻找就一直喊他的名字,却从来没有得到回应,我抽完了那包巴恩斯中士送的香烟。

他是那样善良,照顾着每一个人,和任何人说话的时候都非常有礼貌,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人表示出不满。除非是对队长不敬的人,他能一拳将那种人打趴下。

他总是笑着,笑得无忧无虑,仿佛没有任何烦恼。他对妇孺小孩笑,他会给老人帮忙拎水果篮子,他会蹲下身给小孩子糖块。他对队友笑,笑着分香烟,扔口香糖,帮他们几个出谋划策哄女孩子开心。他对队长笑,就算他断了两根肋骨,疼得直抽气,他也会在面对队长时展现笑容。

河面也被冰雪封住,我顺着岸边继续往前走,我不知道走了多久,然后我看到一个人。

“队长?你不是——”

他背对我,站在河边那棵高耸入云的松树下,双手无力的垂着。天地万物是永无止境的荒寂,星盾埋没在雪地里,只露着边缘,发出无声的叹息。

“我还可以继续往前找,你知道的,总有个相对速度什么的,一定会有偏差。”我胡扯了一番自己也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话,“巴——”

风雪滚滚而来,像一个张牙舞爪的怪物,吞噬了所有声音。

音节被堵在喉咙处,我发不出声音,我说不出那个名字了。我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他妈的,喉咙痛的想要掉泪。真他妈的痛,一定是我的嗓子喊哑了。巴恩斯,你这个臭小子,我喊了你这么多遍,你非要和我玩捉迷藏的游戏,你就等着吧,等找到你,我一定揪住你打你一顿。你个臭小子!你他妈可别忘了你说的以后要参加小珍妮的婚礼!

我实在喊不出他的名字了。

我睁大眼睛,让风雪灌进来。

我看着队长缓缓抬起手,似乎是捏了捏眉心。我只能看到背影,所以只是猜测。然后过了一会儿他又放下手,用力攥紧拳头。

雪越下越大,他转过身,他的头发乱糟糟的,他整个人都狼狈的要命,他的眼睛里充满绝望。我从来没见过他这副样子。他几乎是闭着嘴说出一句话的,声音轻的听不见。

“通知他们几个撤退。”

我的肺都要气炸了,甚至忘记自己是一个服从上级命令的士兵,我盯着他一字一句的说:“我还可以继续找。”

“我不会重复第二遍。”

然后队长从我身边走过去了,他看都没看一眼雪地里的星盾。

他的脚步声沉重而又决绝。

我不知道在原地站了多久,像个雕像一样傻不拉几的伫立着,我不敢相信。可后来我还是妥协了,捡起队长的星盾往回走。

冷风像刀子一样划过,我抹掉脸上的雪水。

天暗下来,一切都变得模糊,堙没在昏暗中。

队长曾经说,巴恩斯中士是黑夜里的一道光芒。而现在,我找不到那道光芒了。

可我还是坚信着,那道光还是会出现的。

我开始厌恶下雪。雪没完没了的又持续了三天。在这期间,队长写完了报告,他和往常吃饭睡觉,参加会议制定作战计划,冷静的像一个机器。再往后杀入敌军时越来越狠厉,不顾一切的拼上性命。

他从不抽烟,可那天早晨,也算不上早晨,应该是四点多,天空中还有几颗夜星烁烁的发光。

我值班回到营地,看到队长一个人站在巴恩斯中士的营帐外抽烟,曾经是巴恩斯中士的营帐,过几天就会有新的人搬进去。

我打赌,他一晚上都没睡觉,因为他的军装太整齐了,肩膀上落了层薄薄的白霜,显得灰蒙蒙的。

“队长。”我远远朝他敬了个军礼。

他嗯了一声,脸上没有任何情绪,然后他将没抽完的烟扔地上踩灭,回了他自己的营帐。

我无法描述他的背影。

就像是在沉默的告别。

战争胜利之后,我们参加了队长的葬礼,空棺材。他和巴恩斯中士一样,为国家捐躯,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再后来,咆哮突击队正式解散的前一晚,我们几个人聚在一起喝酒,谈起了往事。

“说不定他们没有死。”杜根打破沉默。

“血清可以改变一个人,任何任何事情都会有奇迹的,不是吗。”我放下酒杯,扯出自信的微笑。

“不管怎样,他们荣归故里。”

“他们对得起这个国家,他们只是......”我的喉咙又痛了,“只是命运不公。”

森田欲言又止了很久,还是说了:“还记得那次巴恩斯中士受伤吗?”

“哪一次?”

“肋骨断了两根,左腿差点废了那次。”

“你是说队长在病床边守了一天一夜那次?”

“对。”森田继续说,“那天早晨,我去看巴恩斯中士,结果撞见队长......”

“怎么了?”

“巴恩斯中士还在沉睡,队长握着他的手,然后吻了他的手背。”

我并没有感到意外,而其他几人也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

森田有些恍然的敲了敲脑袋:“你们都知道?”

“我尊敬他们,我尊敬罗杰斯队长和巴恩斯中士。”我举起酒杯,而他们也相应举起酒杯说他们也是。

“只不过......”琼斯露出遗憾的表情,“我们知道,他们两个人不知道。”

我喝了一杯又一杯,把心中的苦闷全部倒给酒精。

我们结束了这个话题。

村镇的小路上弥漫着青色的雾气,星星的光芒透过了云层,麦田里的积雪早已融化。我甚至听到了啼啭的莺鸣。

听着,我坚信你们会回来。

 

Fin.



附歌词:

How can I say this without breaking

若一切没有停歇 我该如何开口

How can I say this without taking over

若这一切无法结束 我该怎么开口

How can I put it down into words

我该如何措辞

When it's almost too much for my soul alone

当这一切对我的孤单的灵魂来说太过沉重

I loved and I loved and I lost you

爱着 爱着 然后我弄丢了你

I loved and I loved and I lost you

爱着 爱着 然后我弄丢了你

I loved and I loved and I lost you

爱着 爱着 然后我弄丢了你

And it hurts like hell

我仿佛身处在痛苦的地狱中

Yeah it hurts like hell

是啊 我就像身处地狱一样

I don't want them to know the secrets

我不愿他们知道秘密

I don't want them to know the way I loved you

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有多爱你

I don't think they'd understand it, no

我不认为他们会理解 当然不

I don't think they would accept me, no

我不觉得他们会接受我 那怎么可能

I loved and I loved and I lost you

爱着 爱着 然后我弄丢了你

I loved and I loved and I lost you

爱着 爱着 然后我弄丢了你

I loved and I loved and I lost you

爱着 爱着 然后我弄丢了你

And it hurts like hell

我仿佛身处在痛苦的地狱中

Yeah it hurts like hell

是啊 我就像身处地狱一样

Dreams fight with machines

梦和机器在斗争

Inside my head like adversaries

在我的脑海中纠缠不休

Come wrestle me free

求你来解救我

Clean from the war

让战争停止世界清静下来

Your heart fits like a key

你的心就像钥匙

Into the lock on the wall

开启了墙上的锁

I turn it over, I turn it over

我把它翻过 翻过

But I can't escape

但我无法逃脱

I turn it over, I turn it over

我把它翻过 翻过

I loved and I loved and I lost you

爱着 爱着 然后我弄丢了你

I loved and I loved and I lost you

爱着 爱着 然后我弄丢了你

I loved and I loved and I lost you

爱着 爱着 然后我弄丢了你

And it hurts like hell

我仿佛身处在痛苦的地狱中


评论
热度(136)

© 日光散歩道☆ヒカリノサ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