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什麼特別的。

【盾冬】第三场雪

哭了。

污药_作死从来不回头:

万字一发完

AU

=========================

1

 

Bucky和Steve从出生起就在一起。

那是一个温暖的地方,角角落落都撒满了刨花,随便打几个滚,细碎的木屑像是撒在面包上的糖霜一样粘在绒毛上。把小瓜子藏在嘴里,然后将半个身子埋进去舒舒服服地睡上一整天是Bucky最喜欢的事情之一。

但总也没法睡好。

当一个天堂一般温暖舒适的空间存在两只以上的仓鼠时,那里随时都会变成地狱。更别提这个大储物箱底生活着十几只仓鼠:强壮的,好斗的,神经敏感的,应有尽有。

每时每刻,每个角落,随时都会发生斗争。

“所以拜托你,无论如何都不要再跑到我看不见去的地方了。”

Bucky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被Steve的叫声惊醒,接着争分夺秒地搜寻他的位置,在入侵领地的别的什么鼠咬伤Steve之前扑上去,用强壮的前爪和坚硬有力的牙齿赶跑他们,最后又气又后怕地把Steve带回一贯占据的小角落。

“这不是我的错,他不该跑来我们的地盘挑衅。”Steve争辩道。如果他身上的毛发没那么凌乱的话或许会更有气势一点。

“那就叫醒我,交给我来赶走他!哪怕你跑开之前顶我一下——那又费不了你什么功夫!”

“可我不想永远只靠你活下去——”

“所以我就活该担惊受怕?”Bucky猛地转过身。他气得要命却完全没法对Steve动手,只好不轻不重地顶了顶Steve的身侧。

即便如此,Steve还是歪了歪身子险些摔倒。

瞧瞧,又小又弱的这么一只鼠,还一天到晚冲着那些靠近领地的鼠龇牙咧嘴,生怕没机会死在哪场打架斗殴之中。你就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Bucky气哼哼地想着,又顶了顶Steve将他推进他原先钻进木屑睡觉时的小坑里。打量一番还是觉得不够,于是从边上推来更多的木屑,直到Steve整个儿被埋起来只露出尖尖的小脑袋,Bucky才心满意足地在他身边躺下。

当然啦,是背对着Steve的——他还在生气呢,非常生气。

 

“Bucky。”

Steve探出脑袋,讨好地蹭了蹭Bucky的后颈。

“Bucky,别生气了。”他伸出鼻尖轻轻碰了碰Bucky的耳朵,“转过来嘛,我知道你舍不得不理我的。”

“你保证,再也不擅自跑去我看不见的地方。”Bucky闷闷地说。

“我保证!”Steve连忙点头应许,“我不会再做傻事了。”

Bucky哼了一声,却果然还是转回了身。他把埋着Steve的小坑挖大了些,钻进去和他凑在了一起。

他就是没法对Steve生气,因为Steve始终是最特别的。Bucky同样不喜欢别的鼠入侵领地,但Steve是例外。他一点儿也不讨厌Steve,而Steve也喜欢和他黏在一起。这相当奇特——他们既不是一个品种,体型也相差很多,毛色也不一样,却偏偏那么亲密,好像谁也离不开彼此。

只是Bucky没有办法不担心。他自己还算好,靠着强壮的身体和漂亮的毛发,不管是在这个储物箱里生存还是被买走都不是问题。可Steve实在太过瘦弱,如果没有Bucky的帮助,他甚至没法抢到多少食物。

有时候Bucky会想把所有的食物都让给Steve。但四周围若有若无的视线和不时传来领地的气味阻止了他这么做。他希望Steve能更健康些,前提是他必须保证自己的强壮来守护属于他们的角落。

毕竟他们的命运只有两个方向,被买走,或是有一天死在箱底。别的仓鼠说过一句话:假如你死在箱子里,那么最好挑在白天死。Steve问过Bucky为什么是白天,Bucky没有说话,他希望Steve永远都别知道答案。

 

2

 

他一直在担忧的那一天终于到来。

Bucky要被买走了。

一只手伸下来想要抓住他,猛然惊醒的Bucky疯了一般跳了起来,沿着箱子的边缘一下子蹿出去十几公分。他不断地跑着,胡乱闯入别的鼠的领地再飞一般的离开,各种各样的气味钻入鼻尖。他在整个箱子里拼命逃窜,一次次地从那只手掌的中心逃开,大难临头的危机感始终笼罩在头顶。

他意识到自己迟早会被抓住。

 “Bucky——”这时他听见了Steve的声音在呼喊他。

Bucky心底一沉,如果他被买走,Steve将会独自留在箱子里,瘦弱又孤独地面对十几只尖牙利爪的小怪物。天知道Steve要怎么活过第一个晚上。他想起曾经看到过的那张挂着血丝的空空荡荡的仓鼠皮,只觉得不寒而栗。

他没有多少时间思考——最后一次,他拼命的拱着脑袋从指缝间钻出来冲到Steve身边紧紧地抱住了他。

 

——这是不想和那只仓鼠分开吗?

——我猜是吧。

 

他听见头顶上的人交谈,于是瑟瑟发抖地更用力地抱紧了Steve。

 

——你愿意的话,那只小的可以送给你,反正也没什么人会想买他。

——可我只买了一个笼子……

——没关系,它们平时就喜欢黏在一起,直接合笼也不会有问题的。

——那,好吧。

 

Bucky长长地松了口气。但依然克制不住颤抖的身体让他意识到自己仍处于深深的后怕中。他不敢松开手,生怕再发生什么变故致使他与Steve分离。直到和Steve一同被一双柔软的手托起放进了另一个笼子。

“Steve。”他说。紧绷着的身体一下子松懈了下来,“我们被买走了,一起被买走。”

Steve看上去要镇静一些。他替Bucky捋了捋毛发,甚至有心情开了个玩笑:“不,只有你被买走而已。我是免费的。”

Bucky笑着拍了拍他的头顶:“管他呢,我们没有分开真是太好了。”

终于可以和你一起安全地活下去了。

 

3

 

新家很舒服。

他们立刻意识到那个堆满了木屑的大箱子并不是舒适的天堂——因为这里才是。

木屑依然松软地堆积满整个笼子底。现在他们有了一个撒满了食物的饲料池,有三个Steve那么大;两个装满新鲜饮用水的饮水器,绿色那个是Bucky的,蓝色的是Steve的;一个堆着柠檬味浴盐的塑料盒子,和一个崭新的蓝色塑料跑轮。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并排放在一起的午睡小屋和一个小滑梯,爬上去可以看见一座小城堡。

Bucky拉着Steve跳进了堆满食物的饲料池,他舒服得吱吱叫,一下子拥有了一切的感觉真是太美好了。“我一直想在木屑里安心地睡上一个白天。”他对Steve说,“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能在瓜子里想睡就睡。”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爬起来左翻翻右找找,挑出一颗最大的瓜子塞进Steve的怀里。“这些都是我们的了。”他说,“所以现在开始你要努力长个子,知道了吗?”

Steve笑着点头。他咔嚓咔嚓地咬开瓜子壳,把果肉塞进了Bucky嘴里。

 

4

 

“喵——”

这天中午,Steve忽然听见一个奇怪的声音。他立即停下所有动作,抬起上半身警觉地看了看四周。

“喵——”

一个快如闪电的黑影一掠而过。

“Bucky!”他扔下小瓜子“嗖”地冲进了午睡小屋,“Bucky,快醒醒!你听见了吗?那个声音!”

Bucky睡眼惺忪,他挪开屁股替Steve腾出一片位置,懒洋洋地趴在原地问怎么了。

“有奇怪的叫声——”Steve试着吱吱叫了几声,发现自己并不能模仿出那样的声音,“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看到一团黑影!”

“我没听见那个声音……”Bucky慢慢睁开眼,睡意开始消退,“但我想我知道那个黑影是什么了。”

他动动鼻尖,Steve会意地转过头。

那团黑影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来到了笼子前,一双瞳孔细长的绿色眼睛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俩。

 

“我不是‘一团黑影’,我是猫。”Loki坐在原地轻轻地晃着尾巴尖,“并且那也不是什么‘奇怪的叫声’。”他轻而短暂地喵了一声,尾尖微微翘起。

“你有什么事吗?”Bucky将Steve挡在身后。他没有见过这种生物,但本能告诉他应当提高警惕。

“跪下(kneel)。”Loki高傲地命令道,显然不打算对这两团小毛球友好以待。

Steve和Bucky一动不动地躲在午睡小屋里看着他。

“跪下(KNEEL)!”Loki不耐烦地又重复了一次。

Steve与Bucky面面相觑。“抱歉……我们已经知道这是你的叫声了,可以请你不要再喵了吗?”

寂静的三秒过去后,Loki暴跳如雷地翘高了尾巴:“你们竟敢——”

“拜托,在别人家门口发脾气真的很不礼貌。”Bucky皱着眉评论道。

“而且你一出来就不停地叫。”Steve补充道,“连自我介绍都没有,这一点也很不礼貌。”

“哼,愚蠢的蝼蚁!”Loki冷哼道,“你们不配知道本王的名字——”

就在这时,买下他们的人类忽然冲了过来。“Loki——不可以!”那个人手忙脚乱地将笼子提起来放上窗台,随即眼疾手快地抓住了跳起到半空的Loki抱到了地面上。在半空中被钳制的Loki凄惨地嚎叫起来。

“这是家里的新成员,绝对不准伤到它们!”说完警告一般地敲了一下Loki的脑袋。

 

Loki感到愤怒,他才是这片领地的王。而这个每天向他供奉食物、替他清理居所的奴隶竟然为了两只老鼠打了他!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你好,Loki。”Bucky从上面探出脑袋,不咸不淡地说道,“再见,Loki。”然后他缩了回去。

“喵嗷!!!!!!”

 

5

 

天气越来越冷了,洒进笼子的木屑里都开始掺入温暖的棉絮。。

跑了一晚上轮子的Bucky和Steve互相梳理着毛发打算回到各自的午睡小屋用睡眠迎接白天的到来——Steve总算开始长个子,虽然没法再挤进一间午睡小屋有些遗憾,但Bucky还是对此感到十分高兴。

Loki忽然跳上了窗台。他们下意识地看向猫,但猫只安静地盯着晨光乍现的窗外。

“下雪了。”Loki说。

那是什么?Bucky将问询的眼神投向Steve,后者同样迷茫地摇了摇头。于是他们好奇地爬上小滑梯,并排站在高处,扒着笼子朝外望去。

有东西从天上飘了下来,轻飘飘的像是绒毛,雪白雪白的又像是砂糖。越来越多,不停地落下来,不一会儿就把附近屋顶的颜色全都遮了起来,像一层薄纱罩在了珍宝上。

“和你的毛发是一样的颜色。”Bucky低头凑到Steve耳边说。

“我觉得更像是棉絮。”Steve摇了摇头,一脸正经地纠正道,“‘雪’是纯白的,而我的头顶有一撮毛是浅黄色的。”

“Steve——”Bucky一脸无奈地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你可真傻。”

“不,我才不傻。傻气全在你身上。”Steve喜欢和Bucky斗嘴。

“混蛋。”

“傻瓜。”

Loki翻了个白眼离开了。谁也没有理会这只单身猫。

 

“如果这些全是棉絮的话,”Bucky一屁股坐下来晃了晃两只后爪,“那么多堆在一起,该有多暖和呀。”或许能像这里一样暖和,他心想着,永远用不完的棉絮,他和Steve一整个冬天都不会觉得冷了。

Steve没有说话,他趴在角落侧着脑袋不停地张望着。Bucky疑惑地爬了过去。“你在看什么?Steve。”

“猫。”

Steve指向窗外,阳台的侧对面是另一户住宅,窗台上蹲着一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猫。

“天呐。”Bucky嘟囔道,“他可真丑。”

“Bucky,我们不应该这么没有礼貌。”Steve不赞同地说,“人家只是脸上有两道交叉的疤,他——”

Steve停下来,又看了一眼对面的那只猫。

“好吧,你是对的。他可真丑。”

他们挤成一团哈哈大笑起来。

 

6

 

春天的时候Steve看起来只比Bucky小上一圈了。

他们都长得健康又漂亮,被主人放在手心捧出笼子时也从来不乱跑。大概是担心他们老是呆在笼子里会闷坏,于是便有了每天早上半个小时的放风时间。

“今天玩什么?”Steve问。

“不知道——捉迷藏怎么样?”

Steve欣然同意,他喜欢Bucky努力寻找自己的样子,也非常享受一番努力后找回Bucky时的喜悦心情。

“你先藏,我来找你。”Bucky笑嘻嘻地拍了拍Steve的屁股,背过身诚实地用前爪捂住了眼睛。

 

Steve缩在客厅的角落,飞快地思考着该藏在哪:地毯太薄,藏在下面Bucky一眼就能发现凸起的小包;沙发底下和两间卧室的床底下都已经躲过了,那儿一眼就能望见全部;厨房的地板踩起来黏黏的很不舒服,还是不去了……

只剩下书房。

Steve当即决定去那里。他悄无声息地窜了出去,贴着墙根经过了三扇门和两个拐角之后,嗖地从门缝底下挤进了书房。

坏消息是,Loki正盘踞在书房中央的大圆毯上睡觉。

他下意识地想要退出去离开这里,但随即意识到没多少时间容他再找个藏身所了。想到这Steve不由地开始着急,外面暂时还听不见任何Bucky的声音,但用不了多久他就要出发来找他了。必须立刻找个隐蔽的角落躲起来。

小心一点的话,或许猫不会发现?他心怀侥幸地试着往另一边的墙角跑了几步……

Loki猛地睁开眼睛站了起来。

Steve嗖的一下钻进书架,然后回过身小心翼翼地从两本书的缝隙之间露出了半个小脑袋。“抱歉,我只是刚好在和Bucky一起玩……打扰了你的话我可以离开这里。”

Loki默默地对着这只三句话离不了秀恩爱的毛球翻了个白眼。

“不是这个——有猫的气味。”Loki从Steve面前经过,面色不善地走出了书房,“就在本王的阳台上。顺便问一句,客厅到阳台的门……”

“喵嗷——!!!!!”

一声尖利的嗥叫打断了他的话,陌生的声音让Steve心中的预感不详到了极点。一瞬间他想起Bucky团成一个小毛球闭上眼睛时的画面,那时候背后的门赫然是洞开着的!极为糟糕的感觉粗暴地揪住了他的心脏,Steve颤抖着,在爬下书架时狠狠地摔倒在地上。他慌乱地站起来,跌跌撞撞跟着Loki的背影冲了出去。

他重新赶到客厅,却只看见Loki炸开了尾巴站在门边。。

“Loki……Bucky呢?”他挪过去,既期待又害怕地问道,闪着水光的眼睛几乎是乞求地望向Loki。

“……我只看见叉骨从阳台跳出去。”

怎么会这样呢?

Steve爬到了阳台的边缘,抱着栏杆向外张望。

什么也没有。

哪里都没有Bucky的踪影。

 

7

 

Steve躲进了Bucky的午睡小窝里,整整两天都不吃不喝。

自责与悔恨包围了他,只有呆在这里,闻着Bucky的气味,他心里才能稍许好受一些。可随即他想起来Bucky已经再也不会回来了,他的气味只会一天天的越来越淡,最后彻底消失在Steve的世界里。

于是更深的悲伤吞没了他。

“你得吃点东西。”Loki坐在笼子边上,垂在地上的尾巴紧贴着身体,“识相点就快出来,本王可从没对那只蝼蚁这么客气过。”

毛球背对着他丝毫没有反应。

“说不定他还没死。”Loki忽然道,“你知道的,我去底下时没有看见什么尸体。如果是叉骨吃了他的话,就不应该会有那声惨叫了……”

Steve终于动了动,他抬起脑袋睁眼望向Loki。

“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他低低地喵了一声,垂下脑袋转开了脸。

 

“Buck。”

Steve毫无意义地小声说道。

他坐了起来,爬进饲料池开始吃东西。

 

8

夏天刚到来时,倒出去的木屑变成了倒进来的垫砂,趴在上面不会觉得闷热。笼子的中央添置了一块圆圆的陶瓷散热板,午睡小屋的边上则挂起了乘凉的小秋千。食物里添进了面包虫,饮水器里滴入了几滴去暑的绿豆汤。

他们的家变得比以前更棒了,然而Bucky不在这里。

“Loki,我想Bucky了。”

实在忍不住的时候,Steve也会和Loki短暂地聊上几句。猫除了每时每刻都沉浸在自己君临天下的幻想中以外,也并没有那么讨厌。

“那就想吧。”

“可是想起Bucky会让我觉得很难过。”

Loki慢慢悠悠地舔了舔自己的爪子。“难过的话你就跑跑轮子好啦。”

于是塑料小轮轱辘轱辘地转了起来。

 

天气越来越闷热了,有一天Steve忽然被拎出笼子放进了一颗透明的塑料小球,然后像过去放风时的那样被放置在了地上。

Loki说这是他的奴隶担心Steve在笼子里呆久了会生病。“至于这个,那是安全起见。”Loki代替解释道,“防止你掉下阳台之类的。之前的事那个人也伤心了一阵子。”

Steve踩了踩爪子,仓鼠球摇摇晃晃地在原地打转。弄清楚该怎么借助这个塑料球移动后,Steve调整好方向,第一件事就是直奔阳台而去,对准了栏杆间的缝隙眼都不眨地撞了上去。

然而不行。栏杆的间距刚好比仓鼠球的直径要小上那么一点,Steve被卡住了。

Loki被他不要命的举动吓了一跳,惊叫声引来了人类。仓鼠球顺利地取了下来,但Steve也立刻被送回了笼子里。

“你疯了吗?”Loki狠狠地讽刺这只蝼蚁的愚蠢,“这里可是六楼!我猜我不该指望你那点可怜的脑容量能理解六楼是什么概念!”

“我不在乎。”Steve爬回Bucky的午睡小屋,那里早就没有了Bucky的味道,但他已经习惯睡在那里了,“我最后悔的事就是那时候没和他呆在一块儿。”

 

“Loki。”晚上的时候Steve突然叫住了经过笼子的猫,“我被卡在栏杆中间的时候,塑料球既可以朝里拿出来,也可以朝外拿出去,对不对?”

Loki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不——等等!你又想做什么?”

Steve沉默不语。

“别傻了!”Loki着急地绕着笼子团团转,“我告诉过你那时候我只是说说而已。”

他无视了猫的劝告。Loki不会明白他的心情。他和Bucky从那个充满的斗争的大箱子开始就相互陪伴在一起,快乐的事,悲伤的事,所有的一切一直一直都是两个人共同度过的。他没有办法接受Bucky离开的事实,就像任何人都无法忍受自己的灵魂被撕下一半。

Steve回想着方才被悬空卡起的那几分钟。他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太弱,太慢,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跑得出阳台。必须拥有更快的速度和更强的力量,才能一口气将仓鼠球推出栏杆。

那天之后,一半的Steve开始更加努力地吃东西。

 

9

 

秋天的时候,Steve已经是一只大鼠了,他的牙齿可以一口咬开最大的瓜子,强壮有力的四个爪子一旦抓住了铁丝就能悬空在笼子上横绕三十圈都不掉下来。

Loki坐在笼子边上,这段日子Steve每天都会在跑轮上累得气喘吁吁。

“你真的强壮了很多。”他说。

Steve停了下来,顶着一头凌乱的毛发认真地看了一眼Loki。

“那是因为我真的非常想念Bucky。”

 

小跑轮重新轱辘轱辘地转了起来。

 

10

 

夏天的事故让人后怕有余,每天放风时阳台门都紧紧地闭着。太大的动静只会让那个人类提高警惕,Steve再也没有靠近过那扇门。

门是在冬天的第一场雪落下来之后不久才重新打开的。

 

“机会来了。”Steve跃跃欲试。

“蝼蚁——”Loki伸出爪子按住了仓鼠球,极度不赞成地低吼了一声,“你一定是疯了。”

“不,我很好。”

“你要我说多少次?你的Bucky已经死了。就算那时候他活下来了又如何?别说半年,从来没有哪只仓鼠能独自在水泥丛林里存活过一个星期。”

“Loki,我知道你也在打听。”Steve忽然道,“谁也没有见过Bucky的尸体。只要Bucky还有可能活着,我就必须去找他。不管我在哪里,不管过去多久,我都会去找他,因为Bucky一定还在等我。”

他看上去无比冷静,Loki几乎要被他说服了。他晃了晃脑袋觉得自己也快疯了,居然会觉得一只意图跳楼自杀的仓鼠非常冷静。“你只会掉出去,然后摔死。”

“Loki,让我去吧。”Steve望向Loki,隔着仓鼠球的透明塑料壳。“当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有Buck。”而现在他可以没有一切,唯独不能没有Bucky。

Loki犹豫着,缓缓抬起了前爪。

 

Steve立即冲了出去。

他从客厅的另一端出发。仓鼠球经过八九米长的助跑后磕在移门下部的门框上高高弹起,一边在半空中飞速旋转着一边对准栏杆的间隙直直撞了上去。塑料球壳如同预想的那般卡在了栏杆之间。一瞬间的剧烈形变之后,成功闯过阻碍飞出了阳台。

他飞了起来。

天空和云朵依然离他很远,但风被他踩在了脚下。他直直地往下掉去,朝着未知与危险,朝着他的希望与痛苦,朝着他所有的梦,所有的遗憾,和所有的朝思暮念。

仓鼠球撞在路灯上碎裂开,弹在一小片半圆形的碎片上的Steve再度飞向空中,他挣扎着变换了一个方向再次身不由己地向下掉去……最后“啪叽”一声掉在了一堆积雪中。霎那间的彻骨寒冷冻僵了他的小脑袋,以至于他丝毫没有察觉到这次平安无事的着陆是个多么难以置信的奇迹。

Steve冷极了,他呼出一口白气,尖而硬的牙齿连同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离开了温暖的屋子他才真正体会到了“冬天”意味着什么。为了不被冻死在这里,他只能尽可能快地刨开雪堆躲到了干燥的水泥地面上。

无数陌生的气味争先恐后地涌入了鼻腔,Steve不由地感到一阵惶恐。一声巨响就在这时炸裂在耳边,他甚至还没站稳就被吓得缩进了墙角。

Steve告诫自己必须勇敢。他扶着沾满砂土砾石的灰墙探出上半身,忍着心惊胆战朝巨响的源头望去——生锈的铁板从老旧的通风管道上摔了下来,落在地上桄榔榔地响着。

说不出的感觉趋势着他,Steve顶一身湿淋淋的毛皮一步一步靠近黑漆漆的管道口,然后呆在了原地。

通风管道中蹲着一只十分虚弱的仓鼠,脏兮兮的毛发杂乱无章,左前爪的位置空荡荡的,一片血肉模糊。

“……Steve?”Bucky眨了眨眼,“我以为你还要再小一点儿。”

 

而我曾不止一次地以为你已经死了,Steve想。

他跳下来之前,哪里想得到会有这么高,又哪里想得到,他的运气会有这么好。

 

11

 

邪恶的王者Loki出现在Steve和Bucky的背后,张开尖牙与血盆大嘴,啊呜一口——含着这两只一点儿也不省心的毛球回家了。

 

Loki把他们俩吐出来扔到了暖气边上强硬地命令他们把自己烘干,然后忙不迭地跑去他专用的饮水器那儿漱口。冰冷的雪水,Bucky身上的灰和凝结的血都粘在了他的口腔里,Loki想着想着顿时后悔得喵喵叫起来。

叫声将他忠诚的奴隶吸引了过来,那个人类不敢置信地发现失踪了九个月的Bucky再次出现在眼前。虽然看起来糟糕透了,还失去了左前爪,但好歹是回来了。

回家的话,一切总会好起来的。

 

12

 

经过消毒和包扎的Bucky重新和Steve一起被放回笼子。

Steve用他强壮的前爪快速地在木屑当中刨出一个坑,然后小心地将Bucky推了进去。又从周围拢来更多的木屑,将Bucky整个儿埋了起来,只露出尖尖的小脑袋和受伤的前肢。然后他才心满意足地挨着Bucky躺了下来。

Bucky一沾上松软又温暖的木屑就昏睡了过去。Steve心疼地看着他身上的绷带,知道他一定是累坏了。方才一连串惊心动魄的经历同样也榨干了他所有的体力,Steve长大了嘴打了个哈欠,昏昏沉沉地睡去——就好像迷失在海上的暴风雨中的旅人在数年的漂泊流浪后再次踏上故土,过去了那么、那么久,他终于又闻到了Bucky的气味。

他们紧贴着彼此睡过了整个白天和半个晚上。

 

Bucky再次醒来时,闻到了很多很多小瓜子的香味。

他翘起脑袋,粉嫩的小鼻子耸动着分辨着源头的方向,然后迷迷怔怔地睁开了眼。

Steve正坐在他们的食盆里咔嚓咔嚓地咬着瓜子。

“Steve。”Bucky轻轻叫了一声,Steve立即停下动作望了过来。

“怎么了?”

“我也想吃瓜子。”Bucky笑嘻嘻地说,柔软的语气像是在撒娇。

Steve跳到后面将整个食盆都推了过来。“本来就是给你剥的。”他抱起最大的一颗瓜子肉塞进了Bucky嘴里,“不够的话还有很多,我现在一下就能咬开一颗瓜子。”

“嗯哼,看出来了。”Bucky上下打量着Steve,圆鼓鼓的腮帮子一动一动的。

“Bucky。”Steve犹豫着看了看他的伤口,“疼吗?”

Bucky轻轻叹了口气。“是呀,很疼的。可是我不能告诉你有多疼,不然你肯定会像小姑娘一样哭鼻子的。”

Steve想说我才不会那样。奇怪的是他明明没有吃东西,喉咙却忽然被堵住了。

 

“怎么变成这样的?”

“叉骨害的——就是隔壁窗台上那只很丑的猫。”

那个时候Bucky没有掉下去,而是抓着叉骨的爪子被他带回了那一间屋子。Steve的心底涌起一种奇妙的失落感,原来Bucky一直都在离他那么近的地方。

“养着叉骨的人把我留了下来。”Bucky想了想道,“他脸上的褶子能夹死一只仓鼠!”

“开始的时候他对我还算可以,可后来慢慢就懒得搭理我了。食物和水总是不新鲜的,木屑半个月才换一次,幸亏他家里一直阴森森的,不然我一定会在夏天过去一半的时候热死。”

“最讨厌的就是叉骨!从早到晚都盯着笼子,半夜里他的眼睛还会发光,根本不让鼠睡个好觉。”Bucky气哼哼地咬了咬牙齿,“家里没人的时候还老是来拍笼子,虽然我一点都不怕他,但是真的是又吵又烦。”

“我一直在想该怎么告诉你我没事。可是既出不了笼子也从来没被放上过窗台。叉骨就更不可能那么好心地帮我传话了。”Bucky抬起头蹭了蹭Steve的毛发,那里还是和记忆中一样地温暖而柔软,“抱歉Stevie,我知道你一定急坏了。”

“那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我想想……对了,今天早上那个人类来给我换木屑了。”Bucky皱起了眉,“结果他转身时叉骨突然跳起来,他打翻笼子扑上来就想吃了我,我只好赶紧逃跑。”

“那家伙一次都没给我放风过,当然有叉骨在我也不愿意出去,所以我一点儿也不认得路。”Bucky顿了顿,回忆起十几个小时前的惊心动魄,“幸好那的格局和我们这儿一模一样,只不过左右相反。我沿着墙角拼命地跑,尽可能地钻进那些家具底下。那里都是灰,脏得不得了。我终于找到通风管道,可没想到叉骨早就在那里等着我。”

“他一定是猜到我想从那逃跑了。可是我没有别的退路,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冲。他的前腿拍下来,尖尖的爪子还会反光。第一下我躲开了,第二下几乎擦到了我的尾巴!第三下的时候我已经跳上了通风管,我以为我能逃出去了,可这时候他的脑袋扑过来咬住了我的前爪。”

“他狠狠地咬着我,呼出又腥又臭的气全都打在了我脸上。我吓得忘了觉得疼,只能拼命地从孔隙里钻到了铁板后面。叉骨没法把我拉出去,他恶狠狠地从嗓子里喵了一声,干脆把我的前爪咬了下来。”

“我打了几个滚就掉了下去,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我掉啊掉啊,不停地撞在管道上,被飞起来的灰尘呛得直咳嗽。等最后一下停下来时,出口的铁板都被我撞飞了。”

“然后,我就看见你啦。”

 

Steve安静地听完了整个故事,微微颤抖。他想象着,觉得那一定非常疼——不管是被咬掉一只前爪,还是来回撞在管道内壁上不停地往下掉。

于是他爬过去,轻轻地用鼻尖顶了顶Bucky的耳朵。

“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Bucky拍拍他安慰道。“倒是你,直接从六楼跳下来都没受一点伤,真是个奇迹。”

Steve想了想。“大概是神也想帮我找回Bucky吧。”

 

“……那只猫真是又丑又坏。”他最后道。

 

13

 

他们差点错过了今年冬天的雪,但还好不算太晚。第二场雪落下的时候,他们终于又依偎在了一起。

“Bucky,你得保证再也不离开我。”

“我保证,Steve。”Bucky欣然应允,“我再也不会和你分开了。”

木屑很温暖,小瓜子吃也吃不完。

 

14

 

Loki优雅地跳上屋顶边缘,朝着隔壁那幢楼走去,柔软的积雪上留下了一串漂亮的梅花脚印。

他敲了敲玻璃,一只猫跳起来替他推开了窗。

“弟弟!”

“闭嘴。”他不耐烦地呵斥道,“说了多少次了我不是你弟弟。”

这只金黄毛发的大猫叫Thor,是整个小区里最强壮的猫。当年他们还在宠物店的时候是在一个笼子里长大的,后来运气不错被买到了同一片小区。只是几年过去了,Thor始终无视了他们从毛色到体型上的各种差异,坚持不懈地把Loki当成自己的弟弟。

不过这不是今天的重点。

“帮我做件事,Thor。”Loki摇晃着他的尾巴,“以后我可以天天来找你玩。”

“没问题。”Thor想都不想地答应了。

 

几天之后叉骨的半张脸都被挠的鲜血淋漓。

 

15

 

仓鼠的自愈能力很强。Bucky的前爪疼了两个星期就不疼了,再过了一个星期后他就习惯了用三条腿走路和跑轮子。

但是对于人类来说,相当于有一年半那么久。所以Steve还是觉得很难过。但他只是一只仓鼠,没有神明能为Bucky再变出一条腿了。于是他只好时常凑到Bucky的左边,好让Bucky靠着他,多少能站得舒服一些。

 

他们终于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春天的时候,他们又能一起捉迷藏了。Bucky躲起来,Steve又快又准地把他找出来,然后两颗毛团子滚到一起腻腻歪歪地互相蹭蹭脑袋。

夏天的时候,冰冰凉凉的小秋千重新挂了起来。Steve推着Bucky圆圆的小屁股帮助他爬了上去,然后乐此不疲地推两下秋千,再剥一颗小瓜子送给Bucky。

秋天的时候,窗外的树叶变成了红色。气温降得很快,饮水器中加入了一点点补充体力的葡萄糖,尝起来甜丝丝的。

空气也是甜丝丝的。

而Loki每天都会出门。

 

16

 

第三年冬天,他们爬上小滑梯并排坐在高处,又一次在窗台上看到了初雪。

 

“去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Bucky忽然道,“你找到了我。”

“是呀。”Steve点点头,“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雪’是那么冷的东西啊。”

虽然经历了痛苦的分离,但是幸好哦,我们每年都有在一起看雪。

 

吧唧爬回堆满棉絮的小城堡里翻出昨晚藏起来的一粒花生米。他咔擦咔擦地啃着,吃到一半觉得有点累,于是趴下来闭上了眼睛。

Steve回过头时Bucky已经睡着了。他爬过去顶了顶Bucky,Bucky没有动。

他坐在那里看了一会儿Bucky,看他粉红色的鼻尖和柔软垂下的小耳朵。

Steve把边上的半颗小花生捡起来慢慢吃完了。然后他也钻进了城堡,凑到Bucky左边紧紧地抱住了他——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他们差点分离的那一天,Bucky紧紧地抱着他那样。

 

可以的话,真想和你再看一次雪。



-END


===========================



之前微博一个博主说她的小仓鼠有一天吃了半颗花生之后安静地离开了,我在首页看到时忽然难过得哇哇大哭。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

它们只能活两三年,实在是太短暂了。算了算我家的鼠片已经五个月了,刚来的时候还不知怎么地断了一次腿,好在很快恢复了。没有机会带它去看看风花雪月,只好尽我所能给它在最干净的笼子里,每天醒来都有一颗小瓜子。

也不知道以后会怎样,只好不去想。

 

前天晚上梦见自己变成了鼠片坐在窗口看雪,于是写个故事纪念一下。


评论
热度(258)
  1. 日光散歩道☆ヒカリノサキ污药_作死从来不回头 转载了此文字
    哭了。

© 日光散歩道☆ヒカリノサキ | Powered by LOFTER